笔趣阁全本小说 > 武侠仙侠 > 出场就满级的人生该怎么办 > 511、这个世界是存在垃圾人的

一晚上的时间,小张哥听了许多关于垃圾人的内容,大部分都是仙姑说的,有一部分是小道士说的,就连她也经历和见识过垃圾人对心理上造成的伤害。
“你不去酒吧、不去会所,你很少能接触到那种很低端的人群,但你没看到不代表他们不存在。我来这工作之前就经历过几次,有一次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我跟前女友在酒吧玩,然后有几个人模狗样的小逼过来对她吹口哨,问她要不要去兜风,还说让她见识见识大牛的推背感。”
“然后呢?”小张哥好奇的问道。
“那你猜为什么她成了前女友。”
小道士在旁边笑得前仰后合,就连一贯冷酷的江沐舟也从打坐状态出来了,虽然看上去是在喝茶但其实是在憋笑。
“你们很过分唉,还是我张哥好,没笑我。”
“哦,不是。”张哥把手机反转过来:“我是在整理成文字发去群里让大家都高兴高兴。”
仙姑啊了一声,往躺椅上那么一趟,近乎绝望:“发吧发吧,我不要做人了。”
此刻林风四起,带着夏夜山中的雾气和凉风吹了过来,篝火被吹得忽明忽暗,篝火上架着的五花肉滋滋冒油。
“所以很多小说里看上去不合理的打脸桥段都是真的?”张哥伸过脖子问道:“就是它们本身就是存在的对吗?”
“当然啊,生活里碰到的离谱事远比小说还离谱呢,在书里还能图个爽快打打人家的脸,到了现实里头被打的通常是自己,关键还无处发泄,要么走上犯罪道路成法外狂徒,要么默默的把所有委屈都给吞下去。”仙姑叹了口气,从口袋里摸出烟来:“要不怎么打脸的小说会火呢,人民群众需要啊,生活里太多不如意了,带入带入让自己爽爽。”
“我知道了。”小张哥拿出纸和笔开始唰唰的写东西:“我把这个记录一下,下次我注意观察。”
“哪用特意观察,你现在出去,就找那种顶级好看的姑娘搭讪,请人家吃饭,也不说追求吧,反正就单纯的交朋友,马上就会触发剧情了。”仙姑突出一口烟:“雄性争夺领地和雌性的本能向来都是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
“哦~~~~”小道士在旁边仿佛参透世间大道一样恍然大悟。
“所以很多明星明明没干什么事,只是说了几句感觉很硬气的话就会被人说成是大男主人设大女主人设,其实本质上是因为普通人的压抑对吗?”
江沐舟问道。
“嗯,是的。其实就是干了几件我们看来很正常的事,无非就是谁惹我或者我看谁的行为不舒服,上去给他一巴掌罢了,这种事诸位都没少干吧。”仙姑笑道。
江沐舟没说话,小道士倒是连连点头,反倒是张哥思索了半天然后摇了摇头:“我好像没干过,因为好像没有谁惹过我。”
“那你可真的是活在仙界了,凡人苦啊……”仙姑伸了个懒腰抓过毛毯盖在身上:“万般皆苦,唯有自渡。”
接下来就是他们来到这的第五天了,房子彻底完工,比预期的要早一些,也许是因为小道士的五鬼搬运太给力,反正张哥觉得还可以再往上加一层。
但因为山里雨水多,他自然也就放弃了,专心的开始在屋子里打家具搞装修,电用的是水电和太阳能电池板联和供电,水电机和电池板都是找张瑶买的,水电机组花了三十五块钱,太阳能瓦花了四百三,张瑶出品效率就是高,反正现在的电能带空调都不是什么问题,只是山里不太用得着,温度最少比城市里低个五到十度,晚上甚至还得盖个厚毯子。
而小道士他们现在也正忙着置办细软之类的东西,反正就是把这个地方正儿八经的当自己家来置办,毕竟他们最少也要在这蜗居个一年到两年,反正挺漫长的就对了。
如果没有小张哥,他们可能真的就散伙不干了,但因为有一个能把生活安排的井井有条、津津有味的张哥在,他们反而比在外头过得舒适许多。
“下雪了?”
正在往屋里接水管的仙姑突然感觉有什么凉凉的东西落在他的脖子里,抬头一看竟发现天空中正细细碎碎的飘下了雪花,他伸手接了一点,发现还真的是雪花。
很快,雪花由小变大,接着竟成了鹅毛大雪,山中的温度也急剧下降,不到十分钟就已经从三十度左右一路降到了零下。
仙姑瑟瑟发抖的回到屋里看到正在那搭衣柜的张哥,他指了指窗外:“张哥,下雪了。”
要知道这可是盛夏时节,就算山里再凉爽也不至于下这么大的雪,这事出反常必有妖,张哥站在窗口看了一眼便和仙姑一块出门了。
来到山顶开阔处抬头看去,他们处在这场突如其来大雪的边缘,而最中心则是在那崇山峻岭之间,目测大概能有个二三十公里的样子。
“去看看。”
两人说着就这么一路披荆斩棘的过去了,路上的时候风雪更大了,甚至都有点类似于冬天时昆仑山那边的漫天风雪,可视距离越来越低,到最后几乎就跟晚上没有了什么区别,再加上地上逐渐出现了积雪,这导致他们的行进速度并不快。
但灵觉敏锐的仙姑还是能感觉到前方出现了非常强大而恐怖的气息,具体是什么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非常危险的东西。
张哥这会没有了超视觉和超感应,但他却还是能从面前的情况看出这次的东西好像挺带感的,就是不知道会是个什么东西。
随着他们一点一点的靠近,最终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摸索,他们终于来到了暴风雪的中心,这个地方的雪已经齐腰深了,每走一步都非常困难也非常危险。
“张哥,前面那个山洞好像有问题!”
仙姑大声喊了起来,张哥点了点头,两人小心翼翼的接近了山洞,刚抵达门口就感觉里头一股闷劲窜了出来,接着两人的身体就被吸向了山洞内部。
仙姑挣扎一番无果之后,果断按下了求助的警报灯,而张哥却全程没有反抗,任由这股力量将他们吸了进去。
山洞很深,有一股奇怪的臭味,只是里头不是完全黑暗,可以隐约看到一些轮廓,直到他们来到了最里头之后这才发现,这里头的亮光竟是一丛丛发着光的草。
而就在这些草的最中心,坐着一个披头散发的人,不知道死活,但仙姑明显感觉到那股恐怖的气息就是从这人的身上散发出来的。
不过这会儿仙姑已经没时间调查这玩意是生是死是男是女了,因为这人身上的灵气已经宛如实质,像是八爪鱼一样从四面八方把他们包裹了起来。
仙姑那微薄的灵力跟面前的恐怖场面比起来简直就是不值一提,但都已经到了这个时候张哥还是没有出手,他只是感觉这个人身上的气息好熟悉,似乎是在什么地方见过。
直到这人慢慢的抬起头,并且灵力达到顶峰开始出现区域内灵能粘黏的情况时,张哥才认了出来,这不就是清灵子的长生诀么?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张哥好奇这人到底是谁时,仙姑被突然抓到了那人面前,紧接着那个看不清楚面目的人就像是一只蜘蛛似的缠上了仙姑,找准他的脖子就要咬下去。
但说时迟那时快,在仙姑觉得自己肯定完蛋的时候,一根手指挡在了那人的牙齿中间,利齿咬下,张哥体内的灵力疯狂涌入到那人身体里,从那蓬乱糟糟的头发之中传来了一声满足的叹息声,听上去像是个女人的声音。
仙姑被扔开,那个奇怪的女人正疯狂吸收着小张哥的灵力,而仙姑见到势头不对连忙起身就要救人,但他太弱了,弱到根本就无法靠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张哥因为救他而被吸能。
“撑住,我去找人过来!”
仙姑没有再去干以卵击石的事,而是翻身快速的冲出洞窟,掏出身上的信号弹对准天空呲呲呲就是三发,红绿蓝三色的高亮信号弹顿时就如同是黑夜里的灯塔一般,为正在赶来驰援的小道士和江沐舟引导了方向。
而此刻在洞窟内,那个女人仍在吸取张哥的灵力,她就觉得这个猎物像是个无底洞,不管她怎么攫取都没有尽头,眼看自己所需要的庞大能量已经满了,但那头却好像仍跟开始一样。
这时她打算松开了,但发现自己就好像黏住了一样,分明自己已经停止了攫取,但灵力还是如同倒灌的江河一样疯狂往她身体里涌入。
她发疯似的挣扎,但根本不管用,过度的灵力开始刺穿她的经脉,这种发自灵魂深处的痛苦帮她重新定义了什么叫生不如死。
她仍在挣扎,灵力仍在倒灌,如果把她比作一块干涸的田地,这块田地非常缺水本来能喝干一个水库的水,但如今灌来的灵力却像是决了口的长江大堤,大水漫灌过来直接把干旱变成了洪涝。
“饶了我……”她发出痛苦的哀求甚至开始磕头如捣蒜:“求你饶了我……”
张哥眼睑低垂看着她,然后轻轻把手指从她嘴边抽了出来:“够不够?”
那女人见对面松懈,直接化作流光就往外钻,但钻到洞口时却突然重重的弹了回来,就连这个山洞都被震得簌簌落灰,而她也头晕目眩到无法站立,只觉得自己似乎是干了什么不应该的傻事。
张哥甩了甩手指走上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哦,我好像认识你。”
地下的那个女人这才抬头看了过去,两人目光一对,果然是熟人。女人认出这个人就是她之前借住过的农场主,之后她不辞而别来者。
“你上次走的时候都没跟我打招呼。”张哥顺势坐在了台子上:“几个月不见怎么成这样了?”
这女人不是别人,正是玉观音罗栀,她在得到长生诀之后找了这么个僻静的地方修行,今日算是她功成之日,可没想到自己都躲这来了,竟然还遇到了那个奇奇怪怪的男人。
这会儿外头已经开始传来暴力破阵的声音了,张哥斜眼看着跪坐在地上的罗栀好奇的问道:“长生诀成功了?”
罗栀惊恐的看了一眼张哥,虽然之前她并没看出这个农场老板有什么了不起,但那个传授给她长生诀的女人可是对他毕恭毕敬的,再加上刚才感受到的那大海漫灌一样的灵力,就算是个傻子也知道面前这个人并不是什么良善之辈。
“嗯……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是你!”
张哥歪着头看着罗栀:“如果换个人,是不是就死在这了?”
罗栀没有说话,只是瘫在那一动不动,而这时外头已经破到了第四重阵法了,还有三重就要突破进来。
“走吧。”张哥一挥手,山体便破开了一个洞:“我不想破坏清灵子的计划,但我也劝你善良一点。”
罗栀呼哧带喘,强大的内劲刺穿她的经脉,让她此刻身受重伤,再无法抵抗任何风险,她捂着胸口颤颤巍巍的起来,但很快就又倒了下去。
而这时山洞的阵法已经破了个干净,外头的三人已经冲了进来,但他们一进来看到的就是仙姑说的“危难”中的张哥坐在那,双脚还在晃悠。而仙姑所说的“大恐怖”却瘫软在地上,七窍都在冒血水,看着既可怕又可怜。
“运气不好,走火入魔了。”张哥指了指地上的罗栀:“带回去。”
江沐舟皱着眉走上前绕着罗栀走了几圈,感觉到她身上即便是受伤之后仍然散发出的恐怖气息和吊毛气息没有但坐在那跟没事人似的张哥,他怎么就那么不信面前这娘们走火入魔了呢。
把人带出洞穴,外头的暴风雪也停下了,乌云也逐渐散尽,极寒天气一下子被夏日的高温所替代,白雪开始迅速融化,地上也变得泥泞不堪。
“啊,这不是那个……那个那个……”小道士指着被江沐舟单手拎着的罗栀说道:“那个邪教娘们!”
正在跟小张哥交流刚才情况的仙姑侧过头说道:“什么邪教娘们,这是玉观音罗栀,很有名的。得带回去好好审一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